Section
Related Content
《羽毛錐》(或《百草園》)1
(Publish Date: 2011-6-7 12:29pm, Total Visits: 413, Today: 1, This Week: 1, This Month: 2)

这是一个剧本,将分章节发,有意投拍的朋友可留言联系。

《羽毛锥》(或《百草园》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电影剧本 作者 TANGHUO
001:外景 山坡路上 白天
  太阳。计小菲(21岁)背着一个布袋,提着一个塑料编织袋,走在湘西通往一座封闭山坳的土路上……
  她爬上了山顶,经过一栋孤零零的土坯房前的猪栏去敲屋子的前门。猪栏是用树枝扎成的,里面有几头小猪在哼哼叫。
  计小菲的母亲打开门。
  计小菲(当地语):姆妈,面借来了……大伯家还给我们送来了这个……(举起那个编织袋)

002:内景 计小菲家厨房 稍后
  这儿有一张桌,一口灶。计小菲的奶奶和计小菲正在往灶膛中添柴伙。计小菲的母亲在倒一碗熬好的中药。计小菲的弟弟(11岁)和妹妹(16岁)蹲在门边正看着地上放的那个编织袋。袋有点动弹,弟弟的嘴里咂咂地,润口水。
  弟弟(当地语):姐,这鸡子真肥。
  妹妹(当地语):可以咭(吃)一天。
  弟弟(当地语):不,我要咭……三天。
  计小菲的母亲端着倒好的药出了门。计小菲看了一眼,跟去。

003:内景 计小菲家阁楼 同上
  这是楼上的一间杂屋。门是在木板上开的一个洞,洞口有木梯子连向楼下的堂屋。计母和计小菲的头从口子上冒出来。计父陪着放在屋角的一些破农具在床上躺着。计小菲过来扶起父亲。父亲看也没看计小菲一眼。计小菲说话陪着小心。
  计小菲:爸,大马哥昨又给大伯家打过电话来列,催我上去,实在是……等不得嘞。
  计父(没作声):……
  计小菲(继续):他们社(说),那里工作松快,一个月工资可挣二千……差不多……
  计父咳起。
  画外音:滚……滚远切!
  计母帮计父拍起背。计小菲走开。计父瞪起晃在眼前的药碗。
  画外音:我……再挑不得石头啰……
  镜头显出父亲手里碾的一张纸。纸边被糙手搓得都有些发毛,是一份大学本科入学通知书。
  计母(画外音):老倌子……你腰子也是为屋里人做事刻(去)修高速路挑石头压的……你就莫霸蛮啰!让大妹子去试试呵……

004:外景 计小菲家猪圈外 稍后
  一刀子下去,血汩汩地流进一个土碗。
  计小菲睁开不敢看的眼睛。
  奶奶(画外音):快,搅,搅搅。
  弟弟用脏手拿起根筷子在碗里飞快地搅起来。妹妹双手拎着一桶开水吃力地晃过来。奶奶将杀好的鸡交给计小菲。计小菲过去将鸡摁进桶里,烫烫后,与妹妹一起拔起鸡毛。
  奶奶牵起弟弟的手要走,转眼又看起地上扔下的一把鸡毛。
  奶奶(画外音):吉……吉啰!呵呵呵……
  她弯腰,捡起了地上遗弃的一根鸡毛。
  
005:外景 计小菲家外 稍后
  那根鸡毛和一片草叶子摆在了地上晒起太阳。
  弟弟和妹妹还趴在一边翻着一堆浇湿的鸡毛。
  黄泥坪里游来了一个挑着一担空箩筐的小货商,头上戴着一顶浅白色的羽帽,嘴里哼着点花里胡哨的花鼓戏小调——《刘海砍樵》
  背景上有一条红土小路,蜿蜿爬去了远方。
  小货商(画外音):二妹子,山上人都搬到山下刻(去)住啰,你屋里哦解(为什么)还不搬噻?
  妹妹(画外音):我屋里……还不起住山下上楼的新房子的货款。
  小货商梭一眼妹妹,不叫了。原来是妹妹蹲在那里的姿势,正好露出了汗衫领口下的一大片空白……
  计小菲从屋内跑出来,看了看小货商,招呼起弟弟妹妹。
  小货商(画外音):这山上……全是好药喔……
  计小菲:快,回屋刻咭饭列。(拉起还在翻着鸡毛的弟弟,掸起他身上的尘土)看,你一刻子又搞得这么脏,害得娘老子又得刻给你洗。这么大个人了,一点子也不晓得心痛心痛屋里的大人……
  妹妹(画外音):姐,你莫忙喊我们刻咭饭啰,你看你看……它飞列,真的飞列!
  计小菲转头发现,那片羽毛果然在空中飞了起来。
  妹妹追去。
  画外音(欢快地):姐……你这趟子出门,肯定会走好大一砣狗屎运啰!就象奶奶社的,嗬嗬嗬……
  羽毛越飞越高,越飘越远……
  弟弟(画外音):好漂亮列!大姐,你也快去捉哇……
  计小菲看着这一切,笑了……
  画外音:大妹子,金钱子五分钱一斤,你看好啵?
  计小菲醒过神,似乎过低的价钱,又吓了她一跳。
  计小菲:这……都是我刚从山里头采的……今夏的末一班……
  小货商:那……好啵,八分。

006:外景 丘陵上 白天
  一列客车驰过。山野很快被抛在了后面,呈现出它的广大与肃穆。

007:内景 车厢 夜晚
  夜已深。车厢里的人全睡了,只有计小菲和何蓉(23岁)还在座位上嗑瓜子。一服务员过来,开始扫起她们脚下的地板。
  服务员(轻声):休息了休息了……请把脚抬起。
  何蓉点头答应着,眼睛丝毫没察觉到服务员的脸色,一口瓜子皮又吐到地上。
  何蓉:好,好,我们不吃了……辛苦你。
  计小菲笑得一下子抱起了肚子。服务员也大为恼怒,转身走开。
  计小菲(画外音):何蓉姐,还说你是个在广州已打工三年的人呢……还说你是个白领小资呢!呵呵呵……
  何蓉伸手挠起了计小菲的胳肢窝。
  画外音:……看我挠不死你!臭妹……哪壶不开你偏提……
  计小菲死命夹起了胳膊,护起胸……
  画外音:呵……计小菲,你还真是个黄花大闺女哇,一点都碰不得!呵呵呵……我占你便宜了……不知者不为罪啊……

008:外景 火车站外 白天
  满画面走过熙熙攘攘的人。渐渐,在背景上,我们看到了走来的计小菲和何蓉。
  计小菲冲何蓉挥挥手后,二人分别。
  大马(30岁)站在远远的路上,看着朝四处又东张西望起来的计小菲,开始慢慢朝她走去。
  计小菲(画外音):呃,大马哥……怎么是你来了?二马他……他没来吗?
  大马一收腿,停住。

009:内景 汽车修理店车库 白天
  这是一个修车行的车库。大马在一条地沟边蹲着,喝着烧酒。他身边还蹲着几个人,都穿着又摺又脏的连体裤,陪着他吃着放在地上的一小盘油炸花生米。有人边吃边还露出点止不住的嘲笑。
  二马(23岁)是大马的兄弟,此时是有些按捺不住了,双手将带的油手套一撸,从地沟里嗞溜窜出了身。
  二马(瓮声瓮气地):走,兄弟们,别在这白吃白喝了,帮我去出口子闷气!
  大马赶快起身拦阻,嘴里却说不出话,只是啊。
  大马(手语):兄弟……我不想敛事的……你去干么子?
  工人甲(冲工人乙):他在说么子?老乡……
  工人乙:哦,他说不窝心、难受。
  
010:外景 路边 夜晚
  一人走出门,刚想上车,路上窜上去好几个黑影。
  惨叫声。那人在棍棒中倒下……
  黑影们重又跑去,留下倒地的人影还在痛苦中挣扎……
  一人走过,看着这些,惊得没动弹。

011:内景 审讯室内 白天
  叭。手铐上铐的声音。
  二马看着手上闪光的铐子,眼神还不太相信。
  二马:这……是那麻B的,他拐了我嫂子……桂香!

012:内景 修车店办公室 白天
  一穿着休闲服的中年人(37岁)跟一老板模样的人坐在了办公室内说话……
  门口墙边,大马老实巴交地在地上蹲着,正伸长了脖子不安地朝内倾听……
  画外音:……这案子……主要是碰在了打黑扫黄的风口……
  大马起身,再起一次身……弓身进门。
  大马冲休闲服递上去一盒中华牌香烟,嘴里马上啊起来。
  休闲服:哦不……我戒了。
  老板笑起来。大马忙用嘴朝他示意。
  老板(画外音,解释地):嗨,老弟,他是说,他老弟确不是什么坏人,不是黑社会,还没那格。他就是我车行一打工仔,有人缘,就是脾气不好,有点这个这个……(指指自己的脑袋)有问题。你看好吧?
  休闲服:哦……明白了。(从身边带的一个皮包里翻起东西)那来,给你看看这个。
  休闲服从皮包里掏出了一张智商测试表。那表上有几条曲线,分别标着高,低,正常。在各线上,还标有三个红点。
  大马指着最下面的一个红点笑起来。
  休闲服遗憾地一摇头,一指中间那个显示正常的红点。
  休闲服:啊不,这家伙……点是在这。

013:外景 修车店外路边 稍后
  路边。休闲服准备上车。大马扯一下休闲服的手,又啊起来。
  休闲服:……?
  老板(画外音):哦,他是说,他老弟还没结婚,那来的老婆?有个女朋友,还在老家,家里有事,出不来。
  休闲服:哦,是这样啊……明白了。

014:外景 路边 夜晚
  计小菲看着蹲在地上的大马……转开脸,看起天。
  画外音(几乎听不见声音地):这么说,你是把我……骗来了……

015:外景 一农家屋门前 白天
  大马牵着一个孩子(5岁)的手在一块水泥坪里小跑着,模拟着抓小鸡……不远处的一栋农家风格的旧屋里,传来了一些沉重的喘息声。
  小孩不解地看看那扇紧闭的铁防盗门。
  画外音:爸,他们在屋里,也是在抓小鸡玩吧?……是好累,好累吧?
  大马赶快用手捂起了孩子的耳朵,嘴里连连地啊起来,欲扯他走……
  这时,防盗门一开。休闲服擦着汗从门里跨出来,看了眼孩子,跟他开起玩笑。
  休闲服:娃,看来,你爸对你叔的事,还真是关心哪!你长大……可得学好。
  小孩冲休闲服学起了喘息的声音。休闲服脸一红,赶快尴尬地走了。
  画外音:好……过两天,你到我那来吧……(上车)

016:内景 农屋厨房 稍后
  厨房里,大马在精心地准备起一窝鸡汤。
  门外,有细细的流水声传来……

017:内景 大马的出租屋卫生间 同上
  卫生间里,计小菲在使劲地擦着身子……
  她身上明显有一道牙齿印痕。她怎么擦试,红印也不消褪……

018:外景 街上 夜晚
  流水声渐渐变成了一声声沉闷的捶打声。
  在一个失去了井盖的下水道口旁,二马骑在了大马的身上,在狠毒地打着。
  二马(嘴里):计……计小菲……我要找你……找你……
  他爬起身,再不管嘴里还在淌血的大马,脚步踉跄地走去……没注意,脚下差点掉进了井里。

019:外景 高速公路的大货车上 白天
  计小菲坐在一辆长途集装箱运货车上,脸色显白。
  驾驶室内响着震耳欲聋的音乐。高速公路旁也尽栽花草。但计小菲没有感觉。
  开车的小伙子摇头晃脑,耳朵上穿了副金耳环。他看看计小菲,计小菲却没有看他。
  车继续在公路上开去,留下了一缕黑烟,在花草间飘散……

020:外景 大巴车经过的广场、人行天桥及圆区 黄昏
  画外音:恭喜你们!……大家的培训结束,可以在这里正式打工了……
  一辆豪华大巴车在一中心式广场外的马路上穿过……一道人行天桥上一股庞大的人流(大部分穿着式样统一的浅蓝色工装)正从桥上经过……
  桥面发出的嗡嗡声,让人感到震撼……给人印象深刻……
  画外音(继续):……这是全球最大的代工厂,有员工三十多万人,面积近四十平方公里,24小时提供免费的营养餐,一天光鸡蛋的消耗量就要好十几吨……住宿的条件也很好,免费,公寓有静音变频式空调,舒服得连衣服都不用自己洗,有专门的洗衣公司会派车来给你拉去……
  计小菲的脸露在大巴车的一个窗口上,谔然地看着窗外……
  外面不断划过的崭新的天、崭新的地和崭新的人……
  计小菲的脸上,越来越多了……淡淡的笑容……
  在车的各个窗口处,同样也露着一张张脸,神情跟计小菲的一模一样,看得一愣一愣,越来越多的激动面容……
  画外音:这……就是R集团F基地园区啊……真是……太好了……漂亮……
  计小菲(心声):……我喜欢这里……我想,我不会死,我仍有……明天……

021:外景 街上 白天
  这是一农贸市场的入口。地面满是菜叶,四处杂乱肮脏……这时,街对面,我们看到牵着一个女人的手走来的二马……
  女人一路走还一路嘟哝,似有些懊恼,也有些埋怨……想摆脱二马的控制。
  二马还是拖着女人的手在街上走着。
  画外音:这红萝卜怎么这么光啊?没泡过熏过什么……药水吧?……

022:外景 市郊 白天
  过了一道十字路口,二人拐下了一面缓坡。
  这缓坡岔下去很远,田野的风光显示,是到了市郊……
  有一道灰墙上用石灰写着一字——“拆”

023:外景 效外 白天
  一阵风过,树梢下的池塘里起了一阵涟漪。
  从涟漪反射出的塘边小路上,我们看到一辆突突突地驰来的破旧的农用三轮车……
  大马坐在缺了一扇门的驾驶室内,继续驾着车在很窄的地面上颠箥着,车后冒出了大把大把的浓烟,他仿佛依然不知道存在有任何风险,平常地驾着车,仿佛他的命,也只配这样拿来挣钱。
  二马的身影出现了,他就在塘的另一头站着,看着车越来越近,开始慢慢地朝车前走去,神情显得有些古怪。
  大马爬出那缺了一扇门的驾驶室门,赶快冲二马比划起手。
  大马(手语):兄弟,我在试车,客户还要用这车去工地上拉石头。你有么子事这么急咯,你快说噻!
  二马没理睬大马,只回头冲池塘边搭的一所毛厕喝起,嗓音又短又粗。
  这时,从毛厕里转出了那个女人。这女人就是大马的老婆桂香(24岁),人长得一般,但胸部很丰满、扎实。
  桂香看着大马惊谔瞪起的眼睛,马上老实胆怯地哭起来。
  桂香:老公……这不怪我……我是受不了在那楼里呆久了的闷气,想出来逛逛风……不想……被二马弟抓住了,他在找计小菲……
  大马明白了,冲二马也啊起来。
  大马(手语):兄弟,我……是为了我屋崽啊!
  二马一巴掌煸去。
  二马:哦,为了你崽,你就可以到处对人说,你堂客跟人跑了?可实际上……是你把她卖了,叫她去跟别人……生崽啊!你个……不要脸的,到现在还想骗我?!
  大马(手语):我……是为了我屋崽啊!
  二马:……

024:内景 大马出租屋 白天
  一张孩子的笑脸占满了整个画面。
  镜头拉开。我们看到大马拿着照片,老实呆呆地在地上蹲着,脸上不停地醒着鼻涕水,小声哀哀地噎泣。
  大马(手语):兄弟……你看,就为了这个崽噻,我晓得了,我是作下让你恼火得不行的事列,可……计小菲的事,那确不是为了我屋崽呀,是为了去救你哟……
  二马抬手又打了大马一个脆响的耳光,同时暴跳起身地怒吼。
  二马:……哦,要不是为了你扯的这个鬼谎,那老子我还用得着你去救吗?……你,你一下就害了这么多人,你还说!……这……这都是些么子鬼卵事啰!老子我打死你,都不消我的心头恨哪!
  他继续抡起手,追打着满屋东躲西藏的大马。
  桂香吓得又哭起来。
  桂香:二弟,你莫打啰!再打……他牙齿就全掉啰,还凭么子去咭饭呢!……千不该万不该,今天就不该……我好蠢啰!为这屋里人,我根本就做不出一点子好事来嘞……
  二马气得更厉害,只好手上加力地抽打大马。
  大马:啊……(再熬不住痛地,手朝头上一举,露出了掌心中紧攥的一个存折)
  画外音:这是么子?
  大马(手语):就是……我要桂香去代人生崽的钱噻!兄弟,你杀了我吧……

025:内景 一豪华套间内 夜晚
  代博士(30岁)笑着看起了摆在一张茶几上的那个存折。
  代博士(平心静气地冲二马):这……不好这么办吧?我这是代孕生意,跟你哥是签了合同的。客户那边,我在网上也与人订好了,他马上会飞过来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那……我们下星期,就准备安排桂香去医院正式作第二次检查,开始授精了……
  二马:不!我现在钱都放在这咯,一点子也不少你短你的秤啊!你还说么子?我们打死,也不跟你做这种生意了!你还没有听清楚吗?
  代博士看着二马脸上表现出来的急躁情绪,仍很耐心,没脾气。
  代博士(画外音):是的是的,我听清楚了。可我也告诉你吧,我是海归回来的,有国外拿的医科博士的文凭哟……所以,你要信我嘛!
  二马:我……信你?
  画外音:现在这生意,是高科技,我们也早考虑到了供求双方的心理顾忌,采用的完全是最新的试管婴儿授精的技术,客户双方在我们的周密安排下,只要老实、听话,那完全不用身体接触,就可以双方各得所需,心想事成。所以你方……还有什么不乐意的?一点子亏,你都不吃嘛!
  二马:嗯……
  代博士:再说,你嫂子去帮人生一个孩子,除了是做好事,积阴功,如果运气好的话,还是一个男的,带把的,那你知道一下,你方就可以拿到多少钱吗?
  二马:……
  代博士:三万,三万五千哪!……(顿顿)而且还是美金!这恐怕是你这一辈子,都还没有见过的钱吧?而且,还全是现钞,假一……罚十!
  二马(气的):那你……怎么不叫你亲老婆,去美这种金哪!
  代博士:嗯……(脸一沉,僵住)好,你滚吧!快滚……老子还从没见过象你这么轴的轴人!怪不得是愁眉苦脸的命!信不信?你不做,还有的是人求着老子去做!现在老子有钱,还怕谁呀?嗯!
  二马:这……都是些,么子人哪?!

026:外景 大马出租屋外 夜晚
  夜风习习。
  简易砖房的窗帘处,灯光……一下熄了。

027:内景 大马出租屋内 同上
  里屋里,大马、桂香和孩子在床上躺着……
  外屋里,二马在一条长凳铺成的临时床上,也睡去……
  ……
  凳上。二马仍没睡着,瞪着眼睛。
  里屋。大马与桂香在床上也没睡着。只有孩子睡了。
  ……
  桂香动动身子。
  桂香:老公,你还在想么子?
  大马坐起,满脸烦躁……
  大马(手语):老婆,你打死我……我也不想让崽跟我一样的……去活一世人哪!……(手一探,按在了桂香的腹部)你……再去给人生一个噻?

028:内景 大马出租屋 清晨
  二马一惊,醒了。
  他凝神细听,是里屋传来的电话铃声。
  二马(坐起):大马,大马……
  没人回声。

029:内景 大马出租屋 同上
  门被撞开,发出了很大的声响。
  二马只穿了一条花短裤子站在门前,看着室内,呆住……
  里面是一间空荡荡的屋子……床上空了,地上乱扔了一些东西……床脚还有几张被揉皱遗弃的卫生巾纸,散着淡淡的腥味……
  二马(画外音):啊!你们二个……不要脸的东西!还是骗了我,又脚杆子底下抹油,走得是个飞……跑了!……好,看我不抓住你们,我……我誓不为人!

030:外景 大马出租屋门外 同上
  二马跑出门,迅速骑上了一辆破旧的摩托车……

031:外景 路上 白天
  二马的车经过一中心式广场……有一乞丐正坐在喷泉池边,朝池内吐口水……
  一道闪光灯闪过……
  画外音(稚气地):爸,这照片传到网上,你看好玩啵?
  画外音:嗯……背景是不错……有点意思。

032:外景 长途客车站内 白天
  车站内,大马还在……找着。

033:外景 客车站外 白天
  一条小吃摊的街口……大马从人杂中走出来……歇歇气后,跑去路边,又推起了摩托车……
  他的背影,写着焦急、疲惫……

034:外景 路上 同上
  一辆农用运鸡的小三轮货车上。大马抱着孩子和桂香一起,挤坐在后车厢内……
  三人看着天上不时飞去的一些羽毛,开心得咯咯笑……
  小孩(画外音):爸,你再给我讲个好听的故事呗。
  大马(高兴地,手语):好,黑皮,爹就给你再讲一个……老鹰抓小鸡。
  画外音:不噻……爸,这故事你老说,我早都听毛了,我早就晓得啰,我长大不当小鸡,我要当……老板!
  笑声。

035:外景 大马出租屋门前 夜晚
  台阶上。二马坐着,看起了天……
  夜色更迷人……
  二马随便将衣往肩上一搭,无精打采地起身,进了门……